改革开放30年,农田院士

来源:http://www.LcaLLiancereaLty.com 作者:双语教育 人气:193 发布时间:2019-12-29
摘要:日前,湖北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授予中国工程院院士、武汉大学生科院朱英国教授最高科技奖——湖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获奖金100万元。从2001年至今,在获得湖北省科学技术突出

日前,湖北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授予中国工程院院士、武汉大学生科院朱英国教授最高科技奖——湖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获奖金100万元。从2001年至今,在获得湖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的七人中,有三人出自武汉大学,分别是两院院士李德仁教授、艾滋病防治专家桂希恩教授和杂交水稻专家朱英国院士。 遥感技术关系到国防安全和国土安全,水稻生产关系到粮食安全,艾滋病防治关系到人的生命安全,都是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共同构成天、地、人战略格局。改革开放30年来,武汉大学一直坚持以服务为宗旨,在贡献中发展,将研究领域和国家未来战略需求结合起来,为我国在相关领域的可持续发展,参与未来国际竞争贡献力量。 遥感——三足鼎立 遥感技术作为地球空间技术的重要部分,广泛用于军事、民用、国土资源保护和环境监测等方面。谁掌握和领先遥感技术,谁就可能在未来的国防安全和国土安全方面取得先机。 “学科前沿、国家目标、中国特色,这是我们开展科学研究应该把握的三个方面。”早在1982年赴德留学期间,李德仁就首创国际测量学界公认的“李德仁方法”。1985年,他的博士论文被国际著名大地测量学家格拉法韧特等认为“解决了测量学上一个百年来的难题”,把航测理论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20世纪90年代,李德仁主持完成了多项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的研究课题,研发了GPS空中三角测量系统和基于3S集成的移动测量系统,引发航空遥感新的技术革命,提升了我国卫星遥感应用水平,并为数字中国的实现打下坚实的基础。 有了李德仁院士团队,中国测绘科学的国际领先地位得以继续保持与美、德并驾齐驱,牢牢占据世界前三名。 地理信息系统(GIS)一度是进口软件占据主角,这种局面不改变,国家的信息安全难以保障。“中国人要用自己的软件来分析自己的地理信息数据。”李德仁多年来一直有个心愿———打破国外软件一统天下的局面。1992年,李德仁带领10余位GIS先行者开始了“吉奥之星”软件的艰苦攻关。“吉奥之星”在国内市场脱颖而出,标志着我国拥有自己的大型GIS基础软件来管理国家级、省级和大城市的空间数据库,服务国民经济建设。 李德仁院士所在团队的另一位院士张祖勋1992年开发出拥有完全知识产权的“全数字自动化测图系统”软件——VirtuoZO,并作为产品推出,后来迅速占领国际市场,并在世界摄影测量界掀起了一场数字化革命。张祖勋院士带领课题组历时14年潜心研究开发出的“全数字化自动测图系统”,使我国测量技术和产业得到了跨越式的发展,将在国土资源调查、灾害监测、海洋资源、应急管理和国防安全等各个领域发挥重要作用。 2008年,测绘遥感技术在抗震救灾、搜寻失事直升飞机、服务奥运等国家重大事件和工程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5月31日,李德仁院士所在的测绘遥感信息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提供的遥感相机成功获取唐家山堰塞湖地区的精细三维地形资料,为解除堰塞湖危机赢得了宝贵的时间。6月4日,李德仁团队专家马洪超等通过航拍,协助成都军方圈出米—171失事运输直升机高度怀疑区。6月20日,成都军区抗震救灾联合指挥部专致感谢信,称武大“对于准确判断失事地域起到了重要作用”。 近10年来,李德仁院士带领团队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九项,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2项,李德仁获得三项。 红莲——三分天下 杂交水稻领域,曾经是日本培育的“包台型”和袁隆平院士培育的“野败型”交相辉映,国内则是“野败型”一统江湖。如今,“野败型”一统江湖的格局正在逐渐被打破。一个叫“红莲型”的杂交水稻异军突起,并迅速在全国十几个省市推广,还把稻种播种到了东南亚国家的稻田里。 红莲型杂交水稻的主人叫朱英国,中国工程院院士、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他倾心杂交水稻新品种培育和科研的一线40余载,把为国家粮食安全出力,为农业增效,为农民增收服务视为己任。 粮食,是一个国家的根基。对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来说,粮食安全尤为重要。十七届三中全会把“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放在首位。温家宝总理多次视察农村,都要强调“手中有粮,心里不慌”。 朱英国1959年考上武汉大学生物系,那一年开始,自然灾害连续三年在中国肆虐。人们吃树皮、草根乃至活活而死的景象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植物发育生物学方向,这是他从事杂交水稻研究的开始。他经常说:“粮食短缺一直是我国面临的重大难题,我是农民的儿子,我要为农民吃饭问题出力。” 如何为农民吃饭问题出力?朱英国选择了源头创新——培育高产、优质杂交水稻新品种,他始终坚信,“一粒种子可以改变一个世界,一个品种可以造福一个民族”。 从1972年起,朱英国教授一直从水稻育种材料源头创新入手,为培育出新型不育系和杂交水稻新品种不断探索。他每年夏在湖北,冬在海南,南北转战育种,30多年来过着候鸟般的日子。 上世纪70年代,他和课题组育成国际上公认的水稻新细胞质雄性不育材料——红莲型雄性不育细胞质。由这些不育系配组的杂交稻产量已突破800公斤,米质已达到国标二级以上。这是朱英国奉献的第一颗“绿色珍珠”。 1987年,朱英国成功培育出红莲型的“姊妹篇”——马尾粘细胞质雄性不育系,简称“马协A”,在全国推广面积已超过2000万亩。这是朱英国奉献的又一颗“绿色珍珠”,并于2002年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 马协型和红莲型杂交水稻打破了传统杂交水稻单一细胞质来源,实现了中国杂交水稻由单一细胞质来源向多样化的跨越,有效防止了单一细胞质来源可能带来我国粮食安全的潜在风险,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作出了重要贡献。 红莲型杂交稻的高产、高效、优质(“两高一优”)的独特优势,使它在推广种植中占据了领先态势,并呈加速推广趋势,越来越显示其后发优势。红莲型杂交稻已经累计推广3000多万亩。2007年,湖北省把红莲型杂交水稻作为主推产品。杂交水稻从“包台型”和“野败型”交相辉映步入到“包台型”、“野败型”和“红莲型”三分天下的局面。 艾防——三惊世界 桂希恩,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传染病科主任,中国最早的艾滋病临床医生。1999年,桂希恩发现河南省上蔡县艾滋病村文楼村,震惊了世界。2001年,他将五个艾滋病人接到武汉救治,并把他们安置在自己家里,和自己家人同吃同住,再一次震惊了世界。2004年6月11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登门看望桂希恩,再一次聚焦人们的注意力。 1985年,人类发现首例艾滋病病例,到2007年,全球艾滋病病毒感染者3320万,死亡人数200万。中国2007年发布的报告显示,我国艾滋病人数为84万。艾滋病迄今为止仍被视为人类最可怕的疾病。 温家宝总理说:“对防治艾滋病我们必须高度重视。不然,这个疾病会拖累国家的发展,影响人民的身体健康,造成社会问题。我们必须从中国的国情出发,找出一条防治艾滋病的路子。” 遏制住艾滋病蔓延的势头,降低艾滋病的死亡率,保护人们的生命安全不仅是医学问题,更是国家大事。 从发现艾滋病村文楼村至今近10年的时间,桂希恩一直坚持艾滋病防治的研究,不段向一个个新的领域深入。他率先使用了3药混合疗法治疗艾滋病孕妇,以及特别为儿童而设儿童药方。他和艾滋病防治专家何大一教授联手实施的预防艾滋病母婴传播项目取得阶段性成果,项目地区艾滋病母婴传播率由阻断前的38.2%下降到5%以下。 “一个教授努力了5年,将惠及整个民族500年。”桂希恩以他在艾滋病防治方面的开创性工作和卓越贡献感动了中国,温家宝总理登门看望他时赞扬他“你是一个好医生”。

在杂交稻领域,红莲型与袁隆平的野败型和日本的包台型,已被国际公认为三大细胞质雄性不育类型。

图片 1 本报记者 刘志伟 实习生 刘晶晶 8月9日凌晨,中国工程院院士朱英国在武汉逝世,享年78岁。 8月13日,朱英国遗体告别仪式在武昌举行,武汉大学师生代表,朱英国的亲属、生前友好等500多人前往送别。 “粮食安全要靠自己” 在朱英国院士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幅照片:烈日下,绿油油的水稻田里,习近平总书记查看水稻长势,并向朱英国了解水稻新品种培育和推广情况。 2013年7月22日下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冒着酷暑深入武汉大学杂交水稻国家重点实验室鄂州实验基地。珞优8号、珞优10号、两优234……朱英国一一介绍基地培育的优良水稻品种。 当获知珞优8号亩产800公斤,是湖北连续7年、全国连续4年主推的超级稻品种时,总书记握着朱英国的手说:“您辛苦了。感谢你们作出的贡献,希望继续努力。科技兴农,粮食安全要靠自己。” “总书记这次视察是对我们工作的肯定,更是对我们的鼓舞和鞭策。”朱英国表示,“作为科学家,我们更应该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全力解决好科学界承担的关键性科学问题,担好担子、回报社会、回报国家。” 朱英国一直强调,水稻是中国的原始创新,创新是解决我国粮食安全问题的根本出路,“对于红莲型杂交稻来说,种质资源的创新,是最根本的创新”。 甘当“水稻候鸟” 作为农民的儿子,他深知农民的疾苦,希望能为改变农村落后面貌尽一份力,让乡亲们远离贫困和饥饿。正因为如此,1959年参加高考时,朱英国一连填了3个武汉大学生物学的志愿,并如愿以偿考上了武大。 刚进大学不久,朱英国和许多人一样遭遇了席卷全国的饥荒。这也更坚定了他的梦想:让世界远离饥荒。5年后,朱英国毕业留校,专注于水稻科研工作,半个世纪矢志不移。 1964年,朱英国就参加了汪向明教授领导的水稻生育期遗传教育部重点科研组,开始水稻遗传研究。 上世纪70年代初,湖北省水稻三系协作组成立了,研究水稻雄性不育与杂交水稻。武汉大学作为组长单位,选定朱英国担任组长,组织武汉地区大专院校和科研院所50余人,集中在沔阳县排湖原种场开展大协作,研究和推广杂交水稻。 秋风乍起,朱英国就奔赴广西南宁。寒冬来临,他又转战海南岛。直到次年春天,他才揣着希望的种子返回湖北。就这样,从1972年起,他便开始了“水稻候鸟”的生涯。回忆多年前在海南的艰苦条件,他很感慨:“一路坐火车再坐轮船,一个星期才能到达海南陵水县,有时连座都没有。” 成就比肩袁隆平 1972年,朱英国和科研人员用海南岛的“红芒”野生稻作母本,与几十个常规稻种杂交,经过反复试验筛选,发现其与常规稻种“莲塘早”杂交多次的后代种质非常好。于是,红莲的名称及其第一代诞生。这项成果获得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 几十年来,红莲家族中的红莲优6、珞优8号、珞优10号陆续诞生。如今,红莲型杂交稻在全国以及东南亚等地区的推广种植面积,累计已超过1亿亩。其中,仅珞优8号就达到2000多万亩。 在杂交水稻领域,袁隆平的“野败型”与朱英国的“红莲型”以及日本的“包台型”,被国际育种界公认为三大细胞质雄性不育类型。而且只有“野败型”和“红莲型”被大面积推广种植,并被冠以“东方魔稻”的美称。 红莲型系列杂交稻的问世,可改变杂交稻种植的单一模式,在遇到突发病害流行时,可为粮食安全提供可靠保障。 人们称他是“湖北的袁隆平”,朱英国却谦虚地说:“不敢当!”

在朱英国看来,创新是解决我国粮食安全问题的根本出路。“我国水稻播种面积在4.4亿亩左右,其中杂交稻占55%,而产量却占到66%,为我国粮食安全作出了重要贡献。因此,杂交水稻的发展显得尤为重要,而杂交水稻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在于种质创新。”

这一系列研究成果为国家粮食安全作出了杰出贡献,人们将朱英国院士誉为“农田院士”、“湖北省的袁隆平”。

近年来,朱英国和同事们利用各种分子标记结合RNA表达分析,成功地克隆了与红莲型细胞质雄性不育相关的嵌合基因和育性恢复基因。“基因被成功克隆是理论上的重大突破。”朱英国说,它搞清楚了“不育”与“恢复”之间的关系,为指导红莲型杂交稻新不育系、强恢复系选育和强优势新组合选配提供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在国内属首创。

编者按:学者与学术,是大学发展的核心要素和永恒主题。长期以来,我校一大批科研工作者抱持着对科学的赤诚热爱、对真理的不懈追求,潜心为学、宁静致远、笃实力行、述所未述、提携后学,他们身上体现出来的科学精神与学术品格,是推动武汉大学不断前行的精神动力。正值创先争优活动深入开展之际,学校正一手抓发展、一手抓民生,着力推动学科、人才、民生等重点工作。新的一年里,学校新闻中心将组织校内外新闻媒体,对我校创新团队与典型人物进行系列报道,为学校改革发展和创先争优活动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1月13日,权威媒体《新华每日电讯》头版即对我校朱英国院士团队进行了深度报道,现予转载,以飨读者。

在过去的40多年时间里,朱英国院士在海南的基地里,开拓了马协型、红莲型杂交水稻雄性不育资源新领域,从这里走出的红莲型杂交水稻,与袁隆平的野败型被同时誉为“东方魔稻”,朱英国培育的珞优8号亩产可达800公斤以上……

2010年,另一个组合的新品种“两优234”通过湖北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被专家们认为是首次用分子标记辅助选择成功选育的抗虫杂交稻并用于生产。这种抗虫基因是野生稻的天然抗褐飞虱基因,由栽培稻与野生稻多次杂交后为人类所利用。

粮食安全以创新为本

此后的80年代,朱英国在海南陵水的农家稻品种中发现了细胞质雄性不育新类型,培育出马协型水稻不育系马协A。这项成果突破了理论界认为的水稻雄性不育资源只能从野生稻中获得的定论。

“水稻候鸟”向饥馑挑战

这种候鸟般的生活,让朱英国几乎没有与家人度过一个完整的春节。然而,在这位从大别山里走出来的“农田院士”心里,种子是他最难割舍的情结。

朱英国说:“朝着这个目标,我们的研究工作仍然需要扎扎实实,一心一意,摈弃浮躁。”

“我们十几年来一直坚持品种创新和新品种兼容,就是要不断适应粮食安全问题带来的挑战。”朱院士说,马协型和红莲型杂交水稻开拓了雄性不育资源的新领域,有效地防止了单一细胞质来源可能给我国粮食安全带来的潜在风险。

这样的“候鸟生活”已经持续了40多年。每年的春夏之交,朱英国和同事们便在湖北育种;秋风乍起,他们就奔赴广西南宁;严冬将至,再转战海南岛,直到次年4月,才揣着希望的种子返回湖北。

水稻研究既是一种艰苦的脑力劳动,又是一种繁重的体力劳动。在物资匮乏的年代里,他和同事们除了在试验田里忙活外,还要自己砍柴做饭。为了呵护精心培育出的禾苗,他们时常要与毒蛇、田鼠激战。协助组里,就曾有一名小伙子因为外出砍柴时被眼镜蛇咬伤而不幸身亡。

功夫不负有心人,“水稻候鸟”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成就,红莲型、马协型杂交稻和两系杂交稻实现了产业化,得到了大面积推广。试验表明,红莲型杂交稻在长江流域、四川盆地、华南地区和河南南部均能种植。目前,他们通过审定、认定的杂交水稻新品种达18个,并形成了政产学研的推广模式,累计推广面积达8000余万亩。

经过连续多年在菲律宾、越南、斯里兰卡、孟加拉国、莫桑比克等国试种,比当地品种增产20%至50%,出口潜力也非常大。

新华社武汉1月12日电(皮曙初 项俊平)隆冬季节,在海南省陵水县的一处稻田里,几位头戴草帽、卷着裤管的“农民”正在一株一株地查看秧苗长势;与别的稻田不同,这里的秧苗被划分为地板砖大小的一块块,每一块里都插着一个小标牌,写着不同的系列号。

为减少杂交稻生产用种的风险,他们研究出红莲型杂交稻提纯技术,建立了亲本提纯繁殖体系,使红莲不育系大面积繁殖的纯度达到99.96%以上,为红莲型杂交稻实现产业化奠定了坚实基础。

朱英国表示,“超级稻”后,种质研究要将“高产、优质、多抗、广适”结合在一起,建立一个长远发展机制。“高产”指的是大面积高产,而不是指哪块田的高产;“优质”指的是碾米品质、食味品质、营养品质、卫生品质、储藏品质等多方面,“既要好看,又要好吃”;“多抗”是指抗虫、抗病,一个稻米的品种再好、产量再高,但如果不抗虫、抗病也无济于事;“广适”是指不仅要适应我国的气候环境,还要适应东南亚、南亚、非洲的环境。

近10年来,朱院士等人成功地选育出优质的红莲型不育系珞红3A和红莲型杂交稻组合红莲优6、珞优8号和粤优9号等优质组合,推动了优质杂交稻的发展。其中,珞优8号的最高亩产达876公斤,并且达到国家二级优质米标准,一步跨入“超级稻”行列。

“一粒种子可以改变世界”

2010年12span>月,朱英国团队在海南新建的第二个杂交水稻研究基地通过武汉大学验收。朱院士十分高兴地对记者说:“这将是我们基础研究的一个新起点。”

(载于《新华每日电讯》2011年1月13日第1版)

在新基地上,他们将推进四大创新:一是种质资源源头创新,抓品种就是抓源头;二是技术创新,吸收现代生物技术用于育种实践,发展分子标记技术;三是理论创新,攻关植物雄性不育和杂种优势的基础研究;四是产业体系创新,通过技术转让、技术参股等方面,推动科研成果产业化。

这不是一片普通的稻田,而是刚刚竣工验收的武汉大学杂交水稻基地;这些种田人也不是普通的“农民”,他们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朱英国所带领的研究团队——武汉大学的教授、博士、工程师们。

朱院士告诉记者:“水稻是一个喜温作物,在一定的气温条件下才能生长,在湖北我们一年只能种一季,可能10年才能出一个材料,而利用海南岛的特殊气候进行加代,可能三五年就出一个材料,大大节约了科研时间。”

从小便目睹土地贫瘠、粮食短缺带给父辈们的悲伤故事;上大学时,正值三年自然灾害,惨烈的饥馑更让他刻骨铭心;“让世界远离饥馑”成为他至今不渝的志向。大学期间他开始参与杂交水稻试验,毕业留校后便专注于水稻雄性不育和杂种优势利用研究。1974年湖北省成立了水稻三系协作组,他被任命为组长,从此开始了“水稻候鸟”生涯。

尽管已是71岁高龄,在武汉大学里也早已有了自己的温室实验室,但朱英国院士至今仍是一只“水稻候鸟”。这个冬天,他已经南下海南四五次了,在那里的育种基地做着数十年如一日的实验。

他说,我国粮食产量连续多年取得丰收,这是令人高兴的成就。但是,根据《国家粮食安全中长期规划》,2020年我国粮食综合生产能力要达到10800亿斤以上的目标,而且我国人口还在不断增长,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推进,粮食问题依然不容小视。所以,无论粮食产量达到什么程度,基础研究不能放松,品种创新仍然重要。

早在上世纪70年代,他们就成功培育出红莲型细胞质雄性不育系红莲A,成为我国杂交水稻发展的重要基石之一,这项研究成果于1978年受到全国科学大会奖励。

“一粒种子可以改变一个世界,一个品种可以造福一个民族。”40多年来,朱英国抱定对“种子效应”的信念,率领他的研究团队不断进行水稻育种材料源头创新,培育和选用杂交水稻新品种。

本文由365bet网络娱乐发布于双语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改革开放30年,农田院士

关键词:

最火资讯